清爽君

差不多就是个硬盘党了(。

【周叶】海盗先生和他的人鱼小姐(短,完)

重温《加勒比海盗4》时开的脑洞,话说杰克真帅啊(。


0

“船,船长——”

盛夏的一天,宁静的荣耀海域,一声惊呼打断了喻文州的小憩。喻文州被突然吵醒,却没有生气,仍是平静地看向来者,蔼声问道:“瀚文,怎么了?”

卢瀚文举起海鸥信使送来的报纸:“叶秋,不对,叶修大神回来了!”

“这有什么好惊奇的?”黄少天正在与盘子里的烤章鱼作斗争,天知道他为什么切了那么久都没把一条腿切下来,“他不是早就说要回来了吗?这不是大家在前年的海盗联赛就已经知道的事情吗?要我说啊,这家伙其实就是爱秀,平常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要回来又不直接说,躲到船舱里帮新人作弊也就算了,还偏要驾驶船来一记龙抬头,好像还怕我们不知道是他。唉,我们就是太关注他了,把他惯坏了。”

海盗联赛,是一年一度的大型比赛,不仅要考验船员的航海技术,还要比比各位船长在一年里猎到的宝贝哪个最稀奇最珍贵。夺得桂冠的船队,除了赢得名声与赞誉,还能得到联盟提供的数额庞大的奖金。可以说,只要是在这片海上航行的船队,就没有不想夺得这个冠军的。

喻文州翻开报纸,头版头条就是叶修和他的新船队。

《兴欣启航!目标?联赛冠军!》

 

1

“唉——”

陈果第五千零一百一十五次发出叹息时,叶修终于忍不住看向她。

“老板娘,你唉声叹气点什么啊?”

陈果愁眉苦脸的:“都怪你,说我们目标联赛冠军,可是这都三个月了,我们还什么宝贝都没有找到。”

“不要急啊。”叶修回过头继续和魏琛捣鼓着那张破旧的地图,“我们这不是在找着吗?”

陈果快哭了:“你们成天摆弄这些地摊上买来的一两毛钱的地图有意义吗?我们都被骗了多少次了?”

第一次,他们想找莫卧尔帝国的珍宝,结果进入了虎鲨的巢穴;

第二次,他们想找传说中的海底石林,结果却只看到了几块极其普通的珊瑚;

第三次,他们可算找到了安妮女王的复仇号残骸,结果为了救误人还是一无所获;

第四次,第五次……

“可是当海盗的乐趣不就在此吗?”叶修说,“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,不知道是惊喜,还是危险。无论是用尽所有的智慧与身手死里逃生,还是耗费心血最终拿到想要的宝藏,都很令人愉快不是吗?”

他看向蔚蓝的、无尽的海面,海风撩起了他的发丝,他的眼眸闪闪发亮,比海面上反射的金光还要耀眼:“航海,再过十年我也不会腻呢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”陈果没了底气,“但联赛的要求毕竟摆在那里嘛……”

“好吧。”看她实在是情绪低落,叶修妥协道,“那我们换个方法。”

他走出船长室,对着船头的唐柔喊道:“小唐!换包子掌舵!”

亏得兴欣是辆小船,叶修这么一喊,全船上下都听到了。唐柔闷闷不乐地把舵交给了一秒冲过来的包子,方锐光速冲出厨房,跑上来揪住叶修的衣领:“让包子掌舵?你疯啦!”

“不能否认包子的意外性有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的可能。”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着,手指却悄悄地绕过方锐,抓紧了护栏,“而且既然我们要参加联赛,他的航海技术不锻炼也不行啊。”

砰——!

一声巨响,包子驾驶着兴欣号一个华丽的神龙摆尾,向着原定方向完全相反的地方去了。船上的人东倒西歪,方锐一站稳就丢开叶修去船头看着包子去了。他真怕晚一分钟过去,命就没了。

在方锐的监视下,兴欣号行驶得还算稳当。到了傍晚时分,船进入了一片全新的海域,包裹着船身的雾气越来越浓,渐渐遮蔽了天光。

吃过了晚饭,叶修魏琛方锐三个人聚在船头的甲板上,琢磨起了地图。

方锐拿着指南针四处看了看,又指了指地图的一角:“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里。”

“轮回海峡啊。”叶修若有所思,“是不是就是那个传言有很多美人鱼的地方?”

“美人鱼!”包子一听这个词就兴奋了起来,握着舵的手猛地一转,整艘船跟着一抖。

“是啊,美人鱼。”叶修赶紧稳住包子,“包子,干得好!”

魏琛冷哼一声:“美人鱼可不是什么善茬,她们用美貌和歌声迷惑水手,把他们引诱到船边,然后拖他们下水,再吃掉他们。”

包子那边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叶修却是不屑一顾:“别酸了老魏,其实你很想亲眼目睹美人鱼的美貌吧?这样就能在你一无是处的海盗生涯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”

“滚滚滚!”魏琛恼羞成怒,又道,“不过听说人鱼的眼泪可以治愈一切创伤,人鱼的吻甚至能让人在水里呼吸。”

方锐观察了一会儿地图,心生一计:“既然都来了,不抓一只回去合适吗?”

“方锐大大说的是。”叶修盘着腿,附和道,“这个活就交给我吧。”

魏琛瞪大了眼睛:“你开玩笑吧?”

“不是开玩笑。”叶修指指自己的眼睛,“看我真诚的眼神。”

方锐:“滚!那是我的台词。”

连续收获了两个人的“滚”,叶修依旧没有心理压力:“你们想啊,如果要抓美人鱼回去,也只能我去了啊。要保护兴欣号不能遭到攻击,我们得开着小船去抓;如果我们都去了,兴欣号谁来保护?美人鱼是群居生物,集体攻击,目标越大,出动越多,去的人越少越好啊。”

方锐审视的目光在叶修脸上逡巡一圈:“真的是这个原因?不是你想自己先看美人鱼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叶修义正言辞,“只是论单兵作战能力,别说兴欣了,就是全荣耀海域,有谁比得上哥啊?单挑美人鱼这种事,我去不是最合适吗?”

方锐和魏琛嘘了他一声。

“那这样,”魏琛道,“你今晚去,不管得不得手,天一亮我们就去接你。遇到任何需要援手的事情,就用千机伞对空放信号弹吧?”

“好。”叶修应了,趁热打铁地坐上了小船。

苏沐橙帮着洗完了碗,走到甲板上时,只看到魏琛方锐两个拿着望远镜看向海面。包子还在兴奋地转动着方向盘。

“叶修呢?”苏沐橙问。

“抓美人鱼去了。”方锐答,“拦都拦不住啊。”

 

2

叶修下来之前斗志满满,但真到了海面上飘着的时候,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这也没办法,人鱼来不来是她决定的,叶修就算在海面上打出一套散人快打,也不一定可以把她们吸引过来。

叶修的小船在海面上飘啊飘,时间长了,小船逐渐驶离了兴欣号的侦测范围。他等得久了,又没有什么事可做,只好抬头数星星,数着数着,困意上来,便直接倒在船上睡了。

半梦半醒间,他仿佛听到身侧有水花溅起的声音,约莫是一条大尾巴拍打了一下水面。叶修闻声张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漫天的星空,他不合时宜地陶醉了一阵,才想起扭头,正对上一双黑色的眼睛。

“我靠!”叶修难得地爆了句粗口,下意识地向旁边一滚。那双眼睛的主人多半也是吓着了,立马松开了扒在船边的手,潜进了水里。

小船左右颠倒摇晃,叶修连忙舒展四肢在船上瘫平,勉强保持了平稳,不至于落水。他深吸了两口气,待心跳回归了正常的频率,小心翼翼地靠向船的一侧,对着人鱼方才沉下去的水面道:“嗯……你是人鱼吗?”

水面泛起了一阵涟漪,躲在下面的生物依旧没有露脸。

“你介意……”叶修很有耐心地等了轻声道,“介意让我看一眼吗?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人鱼吐出了两个泡泡,慢慢地浮上来,露出了如水的长发,以及如玉雕琢而成的脸。

“你是……”叶修第一次觉得不会说话了,“男的?”

人鱼点点头。他试探着把两手搭在船边上,见叶修全无攻击的意思,便害羞地对叶修笑了笑。

叶修受到了会心一击。

“人鱼都像你一样,长得这么好看吗?”

人鱼甩了甩尾巴,带了月色的鳞片在叶修眼底一闪而过。听到叶修的夸奖,他好像很开心,面上却是再正经不过地摇了摇头。

“怎么,你是说,你是所有人鱼最好看的?”叶修乐了,“你会不会说话?”

“会。”人鱼答道,声音柔柔的,音量很低,不注意听的话,怕是会给海风偷了去。

“声音也很好听呢。”叶修毫不吝啬地称赞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人鱼低了低眼眸:“你的……也好听。”

是说我的声音也很好听吗?叶修想。

“周泽楷。”人鱼又说,“你呢?”

“叶修。”叶修看着这只说话能省则省的人鱼,“叶子的叶,修理的修。”

“叶修。”人鱼念叨了一遍,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,“叶修,送你,回家。”

“什——咦??”

周泽楷抓着船边就向前游动,叶修吓得赶紧扶住船的一侧。他的尾巴摆动得很快,小船前进的速度也很快。

两人静静地在海面上移动了一段距离,叶修终于忍不住道:“错了,走错了,小周,我家在那边,不是这边。”

“可是,”周泽楷停下来看他,黑亮的眼睛里透着不解,“有船。”

“有船?什么船?”叶修眯起眼睛,看向前方。

雾气太浓,叶修看得不真切,仔仔细细盯了好一会儿,才隐隐约约看到了船的影子。奈何这时,船离他们已经很近了,转眼间,黑红色的船身斩破了障目之物,压迫着叶修他们所在的空间。

“快跑!”叶修猛力一按周泽楷的头,把他尽可能压进水里,一手撑开千机伞挡在两个人头上,一手奋力划动船桨,向来时的方向移动。

“哈哈,老叶,你跑不掉了!我看到你了!”甲板上谁人大喊一声,缭乱百花般的炮火顷刻间就砸了下来。

叶修驾驶着小船来回躲避,虽然毫发无伤,也是狼狈至极。

张佳乐“啧”了一声,对船头的林敬言道,“撒网!”

周泽楷跟着叶修的船左右游动,趁着空当浮上来问:“怎么?”

“小周,有几个可恶的叔叔要来抓你了。你快点跑,”叶修举起千机伞对空放了一炮,“被他们抓到你就等着下菜吧。”

周泽楷转了个方向,然后把叶修也推到了那个方向,平静地道:“跑不了。”轻描淡写得如同在说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。

叶修一看,无奈了:“确实跑不了了。”

巨大的渔网铺天盖地而来,一下子就把两人网在了其中。

 

3

“该说不愧是你吗,我们在这片海域活动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人鱼,你来了一天就找着了。”被困霸图号的第三天,大副张新杰前来探望。

“是啊,因为我魅力大。”叶修说,“赶紧放我回去。”

“我们霸图一直注重公平竞争,不会做出扣留你让你找不到宝藏参加不了联赛的事情。”张新杰斯条慢理道,“所以,眼下的情况是,我们愿意你走,你也不想走。”

“我怎么不想走了?”叶修说,“你们还我千机伞,再还我人鱼,我立马走。”

“还你千机伞可以,美人鱼不行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“还了你千机伞,你一定有办法带走人鱼。人鱼虽然是你发现的,但现在是我们获得了,不是你的,你不能带走。”

叶修无语:“你是黄少天附身了吗?那你还我千机伞。”

“你先下船,我们再还你千机伞。”张新杰坚持。

“张新杰你不讲理,”叶修道,“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?”

张新杰岿然不动:“我这是后来居上。”

话题继续不下去,两人都没在说话。张新杰继续吃他的点心,叶修在一边打起了新的算盘。

“劝你还是放弃,”张新杰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嘴,站起身来,“关人鱼的水缸是不会被外力打破的——就算是你的千机伞也不行——只能用钥匙从上面打开。连钥匙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你,还是早点拿了千机伞回家吧。”

“很奇怪,”叶修对着他的背影道,“既然我的千机伞造不成威胁,为什么不干脆把它还给我?还要派人守着,有必要吗?”

张新杰没有停下脚步,只是侧头笑了笑:“毕竟也是曾被誉为‘斗神’的人。”

叶修等张新杰走出去,跟着遛出了房间。周泽楷被关在这层尽头的水箱里,叶修用了两天时间才摸清了路线。

正是午休时间,或许是对水箱的质量和关押之处的隐秘性太过自信,周围甚至连个守卫的人都没有。

叶修走上前敲了敲水箱的玻璃,果真如张新杰所说,材质不一般,千机伞的子弹怕是打不破。蜷缩在里面的人鱼听到声音,回头,看到是他,立刻游了过来。

叶修这才看清他尾巴的全貌,淡蓝色的鳞片,透明的尾鳍,又长又有力。

“好美的尾巴,”叶修的手指在玻璃上划过,勾勒出尾巴的流线,“小周想回海里吗?”

“想。”好在,声音还能传递。

叶修对着玻璃坐下:“小周你经常这样,帮在海上迷路的人回家吗?”
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叶修说,“对不起啊,不是为了我的话,你也不会被抓。”

周泽楷很为难,在叶修面前上下游动了两周,总算想到了怎么说:“你很好。”

叶修咧齿一笑:“你知不知道哥最开始是想抓你的来着?”

周泽楷点头:“大家,都是。”末了,又补充道,“你不一样。”

我知道。

我知道你根本没想过把我抓到手,其实你只是想要体验一下那种新奇和挑战吧。

因为你没有伤害我。

因为你在密集的炮火里试图保护我。

因为你在最关键的时候让我逃跑。

最重要的是,当那些真诚而温柔的赞美之词一个接一个地从你唇间流泻而出,我能触摸到你内心的柔软。人鱼是敏感的生物,叶修。

“嘿,”叶修把手放到玻璃上,做出一个捏脸的姿势,“别以为你看透我了。哥深沉着呢。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贴上去,蹭了蹭。

“一定会救你出去。”隔着玻璃,叶修的手心感受到了周泽楷脸上的暖意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摆了摆尾巴。

 

4

巨炮将黑夜撕得粉碎。

霸图号船身剧烈地震荡了一下,全船的人都被闹醒了。

叶修从床上翻身而起,一出门就拦住了一名迎面而来的船员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船员有些惊慌失措:“皇家海军的船只追来了,大副让我们到船头集合呢。”

短短几秒,叶修的心思绕地球转了好几圈,放开船员就向楼上跑。

张新杰是个利害分明的人,派专人看守千机伞这事,也就是叶修说说,他绝不会如此浪费人手。那么最有可能放千机伞的地方是哪?

韩文清房间?不可能,他根本不屑一顾。

张佳乐房间?那他肯定直接拿出来拆了。

林敬言房间?那他多半早就还给自己了。

如此一来,答案相当明显。

叶修不是第一次来霸图号,张新杰的房间在哪他是很清楚的。他趁乱摸进了张新杰房间,这种危急的时候,身为大副的张新杰果然不在房内。叶修一阵翻翻找找,最后竟是在衣柜里找出了千机伞。

叶修不敢耽搁,拿了千机伞就往周泽楷那里赶。周泽楷还是蜷缩着的姿态,但脸上一点恐惧都没有。

“叶修?”一看他来了,周泽楷赶紧贴了上来。

叶修看了他一眼作为回应,将长绳系了重物的一端向上一扔,扔到了水缸的顶端。他拉了拉绳子的末端,感觉扯紧了,就开始朝水缸顶端攀爬。水缸的玻璃很滑,叶修踩在上面却没有下降的趋势,一路爬上来,除了费力,倒也没其他的阻碍。

“小周躲开!”叶修喊道。千机伞对准水缸的锁一顿连射,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地对准了锁孔。不知打出了几颗子弹,到叶修的手都麻了的时候,锁被打坏了。

“上得来吗?”叶修探头问水下周泽楷。

周泽楷没说话,尾巴左右晃了晃蓄力,然后就是一个干脆利落的鱼跃,直接跃出了水面。

叶修张开双臂接住他。

离开水沾到地面的瞬间,漂亮的鱼尾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两条白皙的长腿。叶修把外套脱了往周泽楷身上一罩:“快走!”

他的外套是船长的制服,比一般的长了不少,刚好遮住私密部位。好在叶修急着帮周泽楷脱身没注意,不然某只害羞的人鱼又得藏起来不见人。

周泽楷显然不习惯这双腿,走得磕磕绊绊,叶修看不下去,走过来架住他的肩膀搂住他的腰把人往甲板上带。

叶修身上的味道好好闻,周泽楷心想。

“到了。”这附近没有人,叶修把周泽楷往边上推了推,“下去以后赶紧游走,被皇家海军抓到可就不是好玩的了。”

“你呢?”周泽楷问。

叶修把千机伞扛在肩上,指了指身后:“那边的可都是我的老朋友,我于情于理都得帮上一把。”

见周泽楷还有些温吞,叶修急了:“快点!”

周泽楷没被他凶过,突然就有点委屈。他低下头,在叶修大衣的口袋里找了找,拿出一个小瓶子,道:“送你一个……礼物。”

叶修不及制止,就看到周泽楷把瓶盖打开,瓶口对着自己的眼角。那黑亮的双眸注视着叶修,眨了眨,狭长的眼尾就滑落了一滴泪水。

大海那么大,分别之后,我要到哪里才能与你重逢?叶修看着,心脏像被什么揪住了。

周泽楷把小瓶子交到叶修手上,纵身跳进了大海。

叶修的声音远远地传来:“跑得远远的,别再被抓到了!……小周。”

 

5

霸图号从十四只皇家海军的船只中成功逃脱的两日后,兴欣号接回了自家船长。

“同志们,我回来了!”叶修兴高采烈地和自家船员打招呼。

方锐上来就是一拳:“混蛋,你知道我们多担心吗?”

叶修放完那记信号弹后便杳无音信了半个月,听到霸图号在附近海域被皇家海军堵截的时候,全船的人心都凉了。

“这不没事吗……”叶修无语。

苏沐橙注意到叶修神情有点落寞,关切道:“发生了什么吗?你抓到人鱼小姐了吗?”

“人鱼小姐…….”叶修把重音放在后两个字上复读了一次,不由得失笑,“没有抓到人鱼小姐,不过得到了人鱼小姐的一滴眼泪。”

“厉害。”唐柔拿过小瓶子端详。那滴眼泪已经化作了珍珠,静静地躺在瓶底。

“都说人鱼是坚强的生物,到死都不落泪。你遇到的人鱼小姐到底是为什么那么伤心呢?”

 

6

一年一度的海盗联赛,兴欣号以船员飘忽的驾船技术和船长的“人鱼之泪”夺得头魁。在船员们都在为这个冠军进行庆祝的时候,他们的船长,以黑道老大的气势,堵住了对手的去路。

然而,事实是,叶修被人家一个熊抱搂在了怀里。

“那天装不会走路装得可真像啊。”叶修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。

“是叶修太好骗。”

整个荣耀海域谁不知道周泽楷这张脸,偏偏叶修就没认出来,而且还对自己的名字毫无反应。

“没办法啊,我又不怎么看报纸。”叶修也为自己的脸盲和无知感到痛心疾首,“你们船队打出名号的那段时间我在陆上待的时间更多。”

“叫前辈。”叶修伸手捏了捏周泽楷的脸——是隔着一块玻璃时他就想做的事。

周泽楷在他手心里蹭了蹭,乖乖地叫了一声:“前辈。”

“那这么说,霸图那些人配合你一起来骗我?”

周泽楷在他肩窝摇了摇头:“幻术……不能知道……”

“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的人鱼身份?所以他们看到的你是另外一个样子?”叶修心领神会,“还有谁知道你是人鱼的?”

“只有你。”周泽楷抬起头,飞快地在叶修侧脸啄了一口。看他这样,叶修不禁想起了那个夜晚,人鱼试探着把爪子搭上船的模样。

这只人鱼啊,叶修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宠溺,凑上去在他唇上咬了一口:“听说人鱼喜欢把眼泪当作求亲的礼物,我可没答应你。所以,小周同学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追我啊?”

 

7

叶修:“不对啊,小周,你既然认出了我,为什么还要把我往霸图送啊?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(当时没想那么多)

叶修:“好了,你这周都别想进我房间了。”


END

评论(6)

热度(1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