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爽君

差不多就是个硬盘党了(。

【周叶】浮生志1

*灵异志怪向,周叶only,HE是必须的

阅前注意:非典型现代都市灵异架空文,中间大概会有一段古风的穿插。文里的鬼神精怪及相关设定部分来自典籍,部分来自度娘,当然大部分属本人瞎编...感谢阅读XD

 

序·子不语

 

B市的七月,经历了不输于祖国大地任何一处的酷暑,到了夜晚时分,气温却是降了不少。还算清爽的风滑过汗黏黏的脸,叫人精神一振,回家的步伐不禁又快了几分。

以B市的繁华来说,这时段本不该如此安静寥落,但作为Y大的一个偏远校区,又正值暑假,这片地儿像是提前进入了午夜,冷清得不像话。

许博远走出了地铁站,就急忙往宿舍赶。他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实习,本来算好了每天七点左右就可以回到宿舍,今天却因为工作没能按时完成拖到了现在。

这个时间点,为数不多的留校生也大都回到寝室休息了,偌大的校园,一路走下来,竟没看到什么人。Y大的这个校区是新建的,路灯零零散散不说,好几栋楼还没有装修完全,空荡荡的,宛若一座座鬼城。

许博远打了个寒颤,人多时没发现,现下倒真觉得阴森森的。偏生从地铁站这边的西门走回宿舍区要横跨大半个校区,这路长得没尽头似的。

冷静,这可是学校,能发生什么事啊?他这么宽慰着自己,一边握紧了书包带。

夜空中倏地划过一声尖厉的鸣叫。许博远身体一抖,顿在原地,下意识地就向上看,可即便他转了360度环顾了一周,也还是什么都没看到。

错觉?许博远收回目光,更是不敢停留,三步并两步,几乎是小跑着朝宿舍区移动。

快到了,他的视野已经足够纳入宿舍楼里敞亮的窗户了,许博远心下松了口气,这才停下来喘口气。

就在这时,余光中闪过了一片异样的光影。随之而来的,是一阵狂风,以及翅膀扇动的声音。说是翅膀扇动的声音,其中又似乎夹杂着诡异的笑声,桀桀,桀桀,阴冷得像是从地底传来的。

许博远整颗心都冻僵了,他艰难地转动视线,观察着这个他绝对无法抗衡的对手。

是一只巨鸟,浑身被灰色的羽毛覆盖,只有钩喙和双爪是白的,如雪一般,白得瘆人。它侧着脑袋,一只眼睛死盯着许博远,眸中泛着青色的磷光,光是被这么盯着,身体里的力气就仿佛被抽离了。

许博远冷静了片刻,尝试着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子。巨鸟没有动,只是脑袋偏了偏,保证他在视线的中央。

这尼玛到底是要吃了我还是怎么样?许博远一咬牙,扔下书包就向后跑。巨鸟等他跑出了一段距离,大概是确认了他是真打算跑路,才抖动了两下翅膀,身体腾跃而起,没几下就飞到了许博远面前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机会!待巨鸟的身子落下,许博远立马掉头,朝宿舍区跑。这一回,他是卯足了劲儿,平生第一次跑得这么快。巨鸟不知什么来头,无论如何,跑回宿舍就是眼下唯一的生机。

翅膀扇动的声响萦绕在耳畔,时远时近,但许博远知道,它一直跟在自己身后,随时可能追上来。

“你跑这么急做什么?”路中央响起一串懒洋洋的声音,灯下走出一个纤长的人影,由远及近,“它不会要你命的,顶多吃了你的眼睛。”

这两句话吸引了许博远的注意力,步子不由慢了些许,巨鸟抓住机会,猛地一个俯冲,朝许博远扑来。那灯下的人眼疾手快,瞬间来到许博远面前,将他朝旁边轻轻一扯,拉离了巨鸟的降落轨道。

“年轻人,逃命要专心啊。”来人一脸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,松开许博远的胳臂。

许博远气急:“靠,不是你突然插话我都跑回宿舍了好吗!”

眼前的人穿着看上去材质很一般的西装,不仅没打领带,衬衫上还有几颗扣子没系。明明是一套标准的精英搭配,到了他身上就成了松松垮垮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他夹着半截烟,毫无顾忌地吞云吐雾,烟头的火光一闪一灭。昏暗的灯光下,仍能看出是他的手指有多么修长,漂亮得不像男人的手。

“你是谁?”许博远警惕地退后了两步。

叶修笑了,指了指前面的怪物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那是什么?”

巨鸟方才砸在了地上,这会儿已经重新站了起来,虎视眈眈地看着两人。它的翅膀维持着张开的状态,一扇一扇的,在四周掀起了一个风圈。

“想你也不懂。”叶修把烟在烟盒上按灭了,收回盒子里,自顾自道,“《子不语》中记载,‘墓间太阴,积尸之气,久化作罗刹鸟,如灰鹤而大,能变幻作祟,好食人眼。’施主,我看你是印堂发黑,面有凶气啊,连这种生物都能招来。”

说话间,叶修向前迈出了数步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打火机。这只打火机非比寻常,银色的外壳,其上篆刻着精致的符文。叶修拿在手里晃了晃,符文便亮了起来。“啪”的一声,巨大的火焰从火机顶端喷射而出,足以照亮这一方天地。然而这还不是全部,下一刻,叶修直接将手伸进了火焰中,取出了一把红色的长伞。

火焰顷刻间消散,叶修从容地把火机收回袋中,再将伞一撑,恰恰挡住了罗刹鸟挥过来的巨爪。

区区罗刹鸟,竟然就打断了他清闲的宅生活。接到委托时他心里是有千万个不情愿,但到了这会儿,他可算是知道喻文州为什么坚持要他亲自来了。

这么巨大的罗刹鸟,到底是吞噬了多少尸气才长成的?

叶修一个后跳,离开了罗刹鸟爪子能够够着的范围,尔后千机伞一合,却是伞尖对准了前方。一时间,接连不断的子弹砸到了罗刹鸟身上,罗刹鸟吃痛,发出尖厉的叫声,正是许博远先前所听到的鸣叫。

击中目标后的子弹没有穿过罗刹鸟的身躯,而是落到了地上,有几颗受到了反弹,滚到了许博远脚边。许博远低头一看,这所谓的“子弹”,其实是一颗颗被打磨成圆形的玉髓,兴许是沾了灵力一类的东西,犹自泛着幽幽的荧光。

“别碰!”叶修喝道。他手中的千机伞发出了更换弹匣的咔哒声,再打出的子弹,在击中罗刹鸟的一瞬,燃起了一朵朵火花。

罗刹鸟被火焰包裹,挣扎得不可谓不痛苦,叶修凝神注视了一会儿,直到罗刹鸟身上的尸气被真火烤至灰飞烟灭,才回头对着许博远高深地笑了笑。

许博远:“.…..”

叶修说话还是懒懒的,好像没剩多少力气,尽管之前的战斗连许博远都能看出他打得很是轻松:“这位同学,商量个事。你说你是自己忘记呢,还是我打你一顿让你忘记呢?”

许博远看了看他手中的伞,恐惧感又浮上了心头:“我,我自己忘,自己忘。”

叶修点点头表示很满意,走到罗刹鸟的尸体旁猫下身体,头也不回道:“行,那你可以走了。”

许博远向后退了几步,不死心地问:“大,大神啊,这个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“我……”叶修转过头,正准备说句什么,夜空却在此时被夺人的金色照亮。比罗刹鸟不知要大上多少倍的金色大鹏一脚踩在了许博远肩头,没等他问上一句,就直接把他踩晕了过去。

总是一派云淡风轻的叶修顿时变了脸色,手忙脚乱地跑到鹏鸟面前:“你要害死哥啊,快变回去!这样太引人注意了!”

“莫凡!”

鹏鸟似是不屑地哼了一声,金色的光芒骤然缩小,最后凝成一个显得有点瘦小的人形。

莫凡从许博远的身体上走下来,叶修在一边不住抱怨,顺带查看许博远有没有被踩死:“沐橙没和你说过吗,别在地上变原形,你这样要是被人发现了得花多少力气消除记忆啊?”

莫凡面无表情,径直走到了罗刹鸟面前,显然也很好奇它与众不同的巨大身躯。谁料早已被叶修完全杀死的罗刹鸟突然睁开了眼睛,目眦尽裂,喉咙抖动着,硬是说出了三个字:“迦......楼……罗……”

莫凡一惊,待反应过来时,手里的忍刀完全没入了罗刹鸟的脖子,罗刹鸟彻底没了生息。

“什么回事?”莫凡难得地主动对叶修开口。

叶修摇摇头,脸色也不好看。尸气尽除,乃是他亲眼所见,死透了的生物,怎么就这么复活了?何况会说人话的罗刹鸟,他还是第一次见啊。

“你来干嘛的?”叶修问。

莫凡拔出忍刀,道:“苏姬让我叫你回去。”

叶修深知莫凡的性格,也没问为什么,自己掐指算了算,脸色更不好看了:“罗辑情况不妙,我直接开个阵回去,你帮我把这罗刹鸟的尸体送给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。”

上林苑。

乔一帆设在门口的鬼阵亮了起来,在门内徘徊了多时的魏琛一看就立刻迎了上去。

“什么情况?”叶修把千机伞往地上一杵,借力稳住了身形。

魏琛神色难得的正经:“很不好,一直昏迷不醒,生命力似乎是被抽走了一部分。”

罗辑这也不是第一次出任务了,虽然平时总是小心翼翼,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,不过那大多是性格使然,叶修从没有怀疑过他的工作能力。这回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,实在是超乎叶修的预料。

罗辑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呼吸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除了安文逸坐在床沿给他做着治疗,其他人都是围在一旁,一脸不知所措。

“我只能维持他的生命,”安文逸对刚进来的叶修说,“更多的,暂时没办法。”

叶修思考了一会儿,轻声道:“让我看看。”

安文逸皱了皱眉,显然不觉得在治疗这方面叶修能做得比他好。他出生于巫女世家,本没有机会修习巫术,却因为是唯一的子嗣,所以得到了真传,学了这么多年,医术日趋精湛,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自信满满。但他还是依言收了手心的白光,给叶修让了个位。

叶修慢慢地给罗辑输入一绺真气。这真气很快在叶修的引导下流遍了罗辑全身,探查着每一处可能出现损伤的地方。但是……都没有!

方锐坐不住了,看叶修的神情就知道情况的严重性,仍旧忍不住要问:“怎么?”

叶修斟酌着字句:“我不确定……这很奇怪,他全身没有一处损伤,三魂七魄也都完好,但却无故丢失了一部分精气。我没有想错的话,他很有可能是利用‘书’的力量,延长了什么人的寿命。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话音未落,方锐立马回道,“他那么谨慎的人不会这么做,这是明令禁止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才不确定。”叶修苦笑。罗辑的确是所有人之中最不可能这么做的人,包子,唐柔,莫凡……都比他可能犯这个错。但除此之外,他想不到什么原因了。

叶修看向年岁最大的魏琛:“你呢?你觉得是什么情况?”

“老夫曾在多年以前见过有人利用‘书’赋予将死之人新的生命,”魏琛道,“只是那人情况太过特殊,实在没有比较的价值。”

“神神叨叨的,”陈果眼睛都哭肿了,“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怎么办?”

苏沐橙的目光有些闪动,但叶修看着罗辑,一时没有注意。她翻了翻任务记录,柔声道:“但是,他登记的任务的确没有完成。”

叶修抓着千机伞的伞柄,对着地面敲了两敲,千机伞霎时化作了火焰,消失在了空中。“那先这样吧,有任务的继续任务,安文逸和老魏照看罗辑,我去看看是什么回事。沐橙,你把他的任务记录发给我。”

“知道啦,我直接发到你手机上吧。”苏沐橙说,递过来一台手机,“这回可别再让小莫凡去找你了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33)